所在位置: 首頁 > 企業文化 > 員工風采
CORPORATE CULTURE
企業文化
項目部長的“協調術”
作者:郭佳容 發布日期:2013-11-28

 在2500年前,軍事家孫子提出:“怒不可興兵也”。2500年之后,陜西黃河能源公司李家梁風電項目部副經理呂富林總結出了自己的一套“協調術”,游刃有余地開展著工作,呂富林曾在中型公司大通河流域工作。

 呂富林是開發建設中小型水電站的一名專家。在2007年7月,當中型公司在陜西成立項目部時,他作為第一批入陜人員,被分到項目部工程組,與相關專家、陜西省設計院一起搞規劃、跑前期,常常需要往返于設計院、地方政府、寧強縣、略陽縣間。

 搞協調不是庸俗的關系學。 從項目前期工作開始, 到項目投產,要跑上20多個部門、蓋上20多個公章。這期間,如何打通各個環節,不能求人找門子拉關系,但又離不開和相關政府部門搞好關系。當時,無論是“黃河水電公司”還是“中電投西北分公司”的名號在陜西都無人問津,呂富林就一次次的往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跑,宣傳黃河水電公司以誠信推進了項目的發展。

 呂富林于2007至2012年5月駐守巨亭水電站,隸屬征地部。在陜南蹲守的歲月里,他與大山、河谷為伴,積極為電站征地尋求機會。2012年6月,由于當時項目部被新成立的漢中公司替代,李家梁工程開工后,施工協調問題突出、對外協調難度大,漢中公司于2012年11月,將呂富林提拔為李家梁項目副經理,主管征地移民和對外協調工作。

 陜北沒有陜南優越的條件、沒有青山綠水,只有漫漫黃土。“風吹黃沙滿地走”是李家梁風電場的真實寫照。惡劣的自然環境,讓呂富林初到陜北時有些不適應,他很有感觸的說:“就這樣在風場隨便說說話,嘴巴里都是沙子”。

 對外跑項目的協調工作考驗的是呂富林的專業素質,但和項目部當地老百姓打交道則考驗著他的情商和耐心。

 當地有一個村叫狼窩溝,這里民風彪悍,鄉政府碰上都犯難。2013年3月,當地村民對項目部灑水車、鏟車等進行扣押。情況緊急,眼看事態不受控制,呂富林當即向漢中公司領導匯報情況。漢中公司要求現場人員第一時間采取應對措施,了解事件起因,要求項目部同縣發改委、鄉政府、當地派出所密切聯系,敦促他們務必要把此事解決。呂富林向縣有關機構遞交了書面材料,縣政府特地召開工作專題會,明確縣、鄉干部要全心全意地做好狼窩溝村民思想工作,經過多方努力,狼窩溝事件告一段落。

 2013年10月24日,狼窩溝事件再起波瀾。村民對賠償標準不滿意,又再次上演扣押車輛、干擾施工的戲碼。情緒激動的村民與施工人員爭執不下,談判陷入僵局。呂富林對村民擺事實、講道理、心平氣和的與村民代表交流,用真誠換取真心;用耐心打動情感。最終他們被說的心服口服,以愿意進一步商談而告終。狼窩溝,這個難啃的骨頭,終于被項目部拿下了!

 “我經常對手下人講,作為協調工作者說話辦事要掌握政策、講究策略,不能跟老百姓硬碰硬,要學會與老百姓斗智斗勇。阻工問題順利解決,得益于項目部全體的努力。平時遇到村民阻工,我去協調一般不超過一天,要是情況復雜,準在一周內解決。這里的阻工時限、解決時間,在靖邊四大發電集團風電項目里的是最短,且臨時道路補償也是最低的”。呂富林有些自豪地對記者說。

 呂富林的妻子非常賢惠,獨自帶著8歲的女兒在西寧生活。夫婦兩人相隔一千多公里,家庭的瑣事全落在妻子一個人身上。每天呂富林都會接到女兒問候的電話,父女間談話內容大多以女兒詢問他什么時候回家居多,他對妻子、女兒充滿歉疚。

 呂富林說,“長期與家人兩地分隔,妻子最初有些抱怨,意見很大,不過還是挺支持我工作的,女兒也很乖巧懂事,打電話在催我趕緊回家。當前只有按照項目部提出的口號,加快二期建設進程,明年年底投產發電的目標才有可能實現,我也能盡快回家看望妻子、女兒,好好與他們享受天倫之樂。

分享:
广东11选5前一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