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首頁 > 企業文化 > 員工風采
CORPORATE CULTURE
企業文化
【三八特輯:黃河玫瑰】巾幗風采別樣紅
作者:郭佳容 發布日期:2014-03-11
 

 時光如白駒過隙,掐指一算,朱發蘭已在龍羊峽發電分公司工作了17個年頭。這17年,她從學員成長為運維部保護班班長,歷練成龍羊峽乃至黃河流域梯級電站僅有的幾名業務技能過硬的女班長之一。

 她每天的工作內容就是與線路、發電機組、主變壓器等保護裝置打交道。至于在工作中,究竟換了多少根電纜、調試了多少設備、完成了多少次不同規格的技改任務,她早已記不清了。

 從龍羊峽發電分公司一把手到主管領導再到班組其他成員,只要一說到朱發蘭,始終繞不開“任勞任怨、踏實認真、樂觀向上”這樣的關鍵詞。

 初入職場

 時鐘指向1997年,剛畢業的朱發蘭被分配到龍羊峽電氣分廠自動班實習。實習期間,她從沒想過要去其他班組施展拳腳,所有的職業規劃、理想和抱負,全都是圍繞自動專業設計的。實習結束后,分廠領導想安排她去保護班。對于能從事本專業工作的人來講,是件非常幸運的事兒,但她心里還是有一絲顧慮。

 保護班是一個專業性極強的班組,工作內容多而專,這就要求班組每一個人都要有過硬的專業技術,要更加注重業務的學習,保護班各種安全、專業類考試應接不暇,這讓朱發蘭有了一些壓力。分廠領導知道她的猶豫后,親自找她談話,說:“壓力人人都有,你自身又是學保護專業的,綜合素質高,專業技術扎實,是保護班不可或缺的人才。”這次談話之后,朱發蘭就將自己的一腔熱情傾注在保護班,從未離開。

 勇挑重擔
2009年,恰逢黃河上游水電建設的高峰,檢修公司抽調精英骨干,奔赴各個項目,保護班班長和其他人員也在抽調名單中,因此班組工作全權由副班長朱發蘭接管。

 2010年,保護班從8男、3女的人員配置,變為6女、2男,如何帶好班組、合理安排日常維護、消缺、技改、大修等工作,是擺在班長朱發蘭面前的一道難題。此時正值線路改造工作,由于設計院未能充分理解現場需要,提出的方案不能融入現場,無形中加大了保護班的工作量。那段時間,朱發蘭不記得加班加點了多少回,她多次同設計院進行溝通,比對分析改造圖紙,有時反復溝通無果,自己還要親自動手修改設計圖。眼看工期在即,改造任務僅完成了一半,日常檢修、維護的活兒也不能耽誤,朱發蘭內心的焦慮和煩躁可想而知。許多次夜深人靜時,她都會在宿舍默默流淚,肩上的膽子太重了,壓得她快喘不過氣來。可靜下心來想想,她便會這樣安慰自己:“壓力大,又怎樣?你不干,總得有人干!而且這是本職工作,再苦再累也不能怕!”就這樣,4個人倒班,沒日沒夜的干,終于在規定時限內完成了改造工作。

 伴著調度下令、加運、測試,所有數據都恢復正常,激動、欣喜,內心的滿足感和壓力被釋放后的酣暢,讓班組每一個人都感到這段時間的付出沒有白費。作為一班之長的朱發蘭,則更加享受久違的成就感。

 贏得尊重

 在黃河公司理工類專業占比較大的企業,朱發蘭作為一名女性管理者,贏得了大家的認可,收獲了一系列榮譽,先后被評為:2001年黃河公司《龍烏線電抗器重瓦斯、高溫保護跳閘回路改造》科技創新“五小”成果一等獎、2005年度西北電網繼電保護工作先進個人、2007年黃河公司3FB保護改造應用科技成果三等獎、2013年度西北電網繼電保護工作先進個人、2013—2014年度黃河公司優秀女工……這不僅是對她個人專業能力的肯定,更是對她工作中肯的褒獎!她還參與編寫了《LFP-925線路遠方跳閘保護裝置檢修維護規程》、《龍羊峽水電站2FB保護盤操作盤及故障錄波盤換型施工方案》、《龍羊峽水電站330KV 3313、3323母聯及3312分段斷路器操作盤改造施工方案》等規程和施工方案,龍羊峽水光互補工程的部分測試數據等參數、定值。

 作為一名女性管理者,朱發蘭也非常驕傲。讓他記憶最為深刻的共有兩件,一件是她和李家峽的一位女同志一起參加外部單位舉辦的繼電保護研討會,參會人員來的全都是清一色的男士,那些男士眼里異樣的眼光,如X光線般將她倆從上到下細致地打量一番,臉上全是詫異的神情,嘴上不屑地說道:“咦,干保護的,竟然還有女的!”另一件是她在新能源掛職鍛煉,參加設備驗收會時,現場全是外單位人員,作為僅有的女同志,她提出的關于設備選型的意見和建議,被參會人員一一否決。當時內心倔強的朱發蘭,根據多年的工作經驗、對規程的熟悉和掌握,愣是將所有相關的規程一條、一條念給他們聽,做到了有理有據,最終一致同意采納她所提的建議。

 “從我個人角度出發,換位思考是很有必要的。有時我也會向領導抱怨,要求給我們班組分男同志,因為女同志干保護,壓力確實很大。作為女性外出工作有太多不便,有時開設計聯絡會,一桌全是男的,我一個女同志坐在那里,還要讓人家特意照顧一下,心里非常不舒服,想著男女平等,為什么要照顧我。除此之外,我還是挺滿意的。”朱發蘭說。

 直率專注

 2013年12月,朱發蘭所在班組負責龍烏線改造工作,這項工作從一開始未被納入改造范圍中。改造工作的主動權掌握在國家電網手中,加之龍羊峽電站設備老化,改造工程僅能在停電7天的時間內完成,如何在有限的工期和高效的改造質量間求得平衡,讓保護班全體人員再一次面臨著巨大的挑戰。

 作為技術全面、協調能力強的女班長,朱發蘭從跟設計院溝通時,就事先考慮到改造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種情況。在人員少、工作任務重的情況下,主動同分公司聯系,由分公司出面協調,抽調人手;將老化的電纜于工程開工前兩天進行更換,大大減少因沒及時更換電纜,耽誤工期;同時做好資料收集工作,熟悉每一根線的作用,詳細編寫工作記錄……改造工作慢慢變得順暢起來。

 到了2013年12月22日冬至,不可預想的問題又來了!因改造工作突發缺陷,朱蘭發和副班長龐蕾馬上到現場作業。晚上8點,分公司領導關心地給他們把餃子送到現場,朱發蘭邊吃邊想,癥結終于被找到了,兩個女同志干勁兒十足的又投入到后續的工作中,她們按照自己的想法,重新將各個環節捋了一遍,想想究竟是哪一個環節出了錯,終于將問題給解決了。

 事后朱發蘭每每回想到此事,就會心底涌現出一股暖流,“當我們辛苦時,領導看在眼里,讓我們非常感動。分公司領導經常下現場,詳細詢問我們工作遇到的困難,想法設法替我們解決。遇上交接工作、缺少資料時,班組成員相互配合,我需要什么,他們就能加班加點完成資料。”

 相攜相守

 朱發蘭能一直扎根現場、全心全意投入到工作中,這份堅守源于家庭成員每一個人的默默付出、不離不棄,相守攜伴的執著。她有一個幸福、美滿、溫馨的小家,她的愛人在檢修公司工作,兒子今年12歲,上小學五年級。當被問到家庭情況時,她這樣評價自己:“我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也不是一個合格的妻子,更不是一個孝順的媳婦。”

 朱發蘭父母去世的早,婆婆從2013年到2014年3月,先后三次住院,身為兒媳,在婆婆住院期間,她未能守在床前盡孝,聽到婆婆總是善解人意地說:“你們工作忙,不用照看我。”她的內心充滿了愧疚之情。

 朱發蘭和愛人一致認為應該采取倒班、調休的方式,保證其中一人能回西寧照顧孩子,一旦碰上雙方都走不開的情況時,兒子則由家里親戚幫忙照看,實在找不上人,孩子就會跟朱發蘭一起上龍羊峽,這種情況從孩子還未懂事之前一直延續到現在。“我們班所有人的小孩,都快成一道風景線了。一到夏天、冬天,他們就會在龍羊峽相聚,以前檢修公司的秦主任利用周末時間,組織打靶、燒烤、春游等親子活動,目的就是讓孩子多些跟家人相聚的機會”,朱發蘭高興地說。

 12歲的孩子正到了習慣養成的關鍵時刻,朱發蘭之前錯過了孩子成長的美好年華,給兒子的幫助也非常有限,唯一能做的就是趁休班回家,多做幾頓家常飯,彌補她心中的歉意。身為母親,她在龍羊峽想兒子時會打電話聊天,可男孩兒不如女孩細膩,更多的時候是電話兩端的沉默。最難過的要數同孩子感情的磨合,身處于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中,但因一些客觀因素,錯過感情的升華期,再想拉近距離,又得重新將這個過程走一遍,這是多少水電母親的心聲。

 對于孩子,朱發蘭會盡量陪伴,加強同孩子的互動交流,凡是涉及到孩子的教育、成長規劃等問題,會交由愛人負責。她說:“我丈夫是個心思細膩的人,若出現教育理念有沖突的情況時,基本上會以他的方式處理,因為他比我做得更好,展現給孩子的是無限的時間和無窮的耐心。”而對于愛人,她則會收斂倔強的性格,犯錯時,主動承認錯誤,做一個溫柔的妻子,將這個小家打造的甜蜜、和氣。 

分享:
广东11选5前一推荐号